纯良无害

【士海】好的结局

#承接电影和三十集,尝试填坑失败。可能有后续

#有一条警官友情出场

#感情线真的很淡…


    “夏蜜柑!醒醒…!夏蜜柑!”

    有人在叫她。

    夏蜜柑慢慢睁开眼,映入眼的是爷爷紧张的脸,“你没事吧?没受伤吧?”

    这里是…夏蜜柑环视周围,看清环境的同时也想起了在昏迷前所发生的事,“…是谁送我回来的?士、士他怎么样了?!?”

    “送你回来的是海东君,士他…”爷爷在夏蜜柑焦急的注视下,竟然有些说不出口,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 “那海东呢?”夏蜜柑没有在照相馆内看见他的人影。

    “他在送你回来后就离开了。”

    “离开了?!那他有没有说什么或者留下什么?”夏蜜柑抓住爷爷的袖子,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 爷爷缓缓摇了摇头,夏蜜柑如被抽空全身的力气眼神瞬间黯淡下来。


    士,雄介,海东,谁都没有再回来。Kivala还在,但仅凭一只机械蝙蝠显然没办法阻止照相馆内寂寞的蔓延。爷爷在准备茶具时总是下意识地多准备三套,察觉后又因害怕触动她的回忆赶快收走。

    夏蜜柑伤好之后就出门寻找过几人,所见的一切都仿佛在说她的世界已经恢复了原样,没有怪物,也没有骑士。她本应该为此而庆幸,但是她却没有办法高兴起来,这是否意味着士已经…她不知道,从心底拒绝去想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    照相簿里曾经珍藏的相片已全部化为一片空白,连雄介都消失了,留下的只有她一个人毫无知觉的笑颜。那些旅行过的世界已经全部都毁灭了吗?每当想到这个问题,夏蜜柑都会痛苦地抱住脑袋,缩在沙发上无助地哭泣。她不知道,不知道士那时说出的“就算与世界为敌,也要为了一个人而战斗”竟然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 “女孩子的眼泪,可是我最不想要的宝物。”海东秉承着他神出鬼没的特性,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,不知什么时候他就在那了。

    “海东?”夏蜜柑赶紧停止了抽泣,擦掉眼泪红着眼眶假装无事的样子望向他,压抑许久的疑问冲出口,“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?告诉我!士…雄介…还有其他骑士们,都怎么样了?”

    “我到的时候,那里已经只剩下你了,而且你还晕了过去。”海东面露犹豫。

    “可你说士他会去哪里呢?”夏蜜柑不可避免地感到失望,“他只有这里可以回呀。”

    “他要么回他原本的世界去了,要么还在被其他假面骑士围攻。”海东嘲讽地笑了笑,不留情面地指出,“反正是不会再回来了。”

    “不要,为什么会这样…”夏蜜柑喃喃道,“海东,你知道士的身世对吧?告诉我,他…”

    “嘘。”海东打断她,竖起食指抵在唇前,“别告诉任何人我来过。”

    还在奇怪的夏蜜柑忽然听到了门外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,“夏蜜柑!我回来了,今天晚上我给你做一桌大餐怎怎么样?”爷爷提着菜篮推门而入,kivala跟在后面。

    “欢迎回来。”夏蜜柑勉强挤出笑容,再回头的时候海东已经消失在了柱子后面。

    “有谁来过吗?”爷爷放下采购回来的材料,不经意地问。

    “没有哦。”她决定相信海东,“倒是爷爷你,为什么出去了这么久?”


    “奇怪了,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明明这个的世界已经没有我想要的宝物了。”海东坐在天台的边缘看着下方的建筑和行人,居高临下让他有种一切尽在手中的感觉。这个世界看上去一片祥和,至少看起来。上一个世界在原本的骑士突然失踪之后,修卡就建立了属于他们的政权,将所有人都变成了他们的一份子。而当海东好不容易混入敌人内部并爬上高层的时候,却发现那个世界唯一的宝物已经被某人拿走了。而再往前面一个,则是少数人类还在负隅顽抗的世界,海东在骑士的身份被发现后就遭受全民围攻,只落得狼狈逃窜的下场。

    “…如果,我是说如果,我死了,这个世界就拜托你了,还有夏蜜柑他们。”

    熟悉的磁性声音在耳畔响起,把世界看做宝物吗,真是个自大又令人讨厌的家伙。海东摘下鸭舌帽放在一旁,眼前骤然明亮起来,那日的场景再度浮现。

    没错,他说谎了。他到战场的时候,用尸横遍野来形容也不过分,骑士的尸体累积成一座座小山,而始作俑者则如雕塑一般木然立在战场的中心。海东在夏蜜柑的旁边蹲下,用手探了探她鼻息,才确认她只是昏迷而已。

    “…海东?”士似乎终于回过神来,他解除变身望向他,破烂不堪的衣服上还有着斑驳的血迹。

    “你已经恢复记忆了吧,接下来打算如何?”海东面无表情地问,他在生气,但是是为了什么,他也无法回答。

    士沉默。

    良久,直到海东以为他不会做出回答,抱起夏蜜柑转身准备离开时,才听到了背后传来的士略显嘶哑的声音,“……既然找回了记忆,我会做我应该做的事…”

    “找到了!小偷在那里!”

    尖锐的哨声打断了海东的回忆,他的心情更加糟糕,果然,这里也被大修卡渗透了啊,只是夏蜜柑最近没有出门还不知道而已...或者说,有人在有意瞒着她。修卡从街道中如黑色的潮水般涌出,争先恐后地向着楼顶奔来。

    海东把玩着手中的Diend枪,静候他们的到来。它作为初代驱动器来说无法与Decade相比,以至于海东不得不跟着士,借用那人的力量去穿梭世界寻找宝物,但只有他一个人的话,Diend也能勉强做到。

    他用漂亮的点射逼退天台口的战斗员,又一个翻滚避过了从背后袭来的攻击,起身便射向漂浮在半空的牛型天使,冷冷道:“让你们大首领滚出来。”

    天使移动身形轻易地躲过了子弹,冷哼一声不予理会,战斗员们便趁此机会将海东团团包围。

     连这家伙也…海东不动声色地将invisible卡插入枪中,然后扣动扳机,“…既然他不来,那我就不陪你们过家家了。”

    凭空消失的戏码让修卡们愣住了,反应过来后立刻向中间扑去。但已经晚了,海东一转Diend再度对天射击,他便从这个世界彻底地消失了。

    牛型天使落下来,在确认海东已经失踪后,挥手让他们回到暗处,“加强警戒,绝对不能让他靠近那个女人。”


    “士!!为什么要这么做?!你真的要杀掉所有骑士吗?!”

    小野寺雄介冲他吼道,变身后他没有办法看到那个人的表情,他也不想看到,更想不通曾经与他并肩作战,被他称为伙伴的男人为何会变得如此冷酷而残忍。

    同为骑士的众人在他面前一个个死去,而那个恶魔却依然屹立在那,干脆利落地收割人命,没有丝毫力竭的迹象。士没有回答他,或者说此刻事实摆在眼前,任何语言也没有用了。

    愤怒烧光了小野寺对往昔情谊的最后一丝留念,杀意迅速在他眼中蔓延开来,他的眼睛变得如墨般漆黑,进入了惊异全能状态。起跳的瞬间小野寺突然想起了八代最后所跟他说的话…“雄介,如果是为了世上所有人的笑容的话,你就会变得更强哦。”

    大姐姐,我明明是以此为目标,为了所有人的笑容而战斗,可是为什么…我自己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呢。

    与Decade碰撞的瞬间,他哭了。


    “未确认生命体…空我的世界吗?”

    invisible给海东提供了搜集情报的便利,他轻轻松松地就在警察局找到了他想要的资料,确认这里是空我的世界,并且目前还没有发现修卡的入侵。

    空我的平行世界应该已经回归Decade驱动器中,那么这儿是主世界吗?未确认生命体4号最后一次出现还是十年前,记载中写着他在与0号激战后消失,在那之后没有人再见过他。

    走廊外脚步声由远及近,海东情急之下来不及将档案袋放回去就缩到角落。推门而入的是一位难得一见的女警官,她看到桌上摊开的资料愣了愣,露出无奈而苦涩的笑容:“真是的,过去这么久了,一条警官还在看啊。”她也没有怀疑,便将资料整理好放回原位,拿了其他资料出去了。

    一条…?刚刚好像看见过这个名字,问问那个人的话说不定能知道空我的近况,海东这么想到。

    回家路上的一条忽然停下脚步,转身望向海东的藏身之处,“一直鬼鬼祟祟跟着我的人,你可以出来了吧?”

    海东走了出来,“不愧是警官大人。别紧张,我只是想请教你一些关于空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 从他人口中再度听到这个名字,一条的身体颤抖了一下,警惕地望向他:“…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?”外界就算知道他与未确认生命体4号有过合作,也不可能知道空我这个只有寥寥几人知道的名字。

…“原来如此,你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。可你为什么要找雄介呢?”

    一条的接受能力超乎海东的想象,海东面对各种质疑的准备都用不上了,然后他发现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。他能告诉这个明显与雄介是朋友的人,真正的雄介可能已经被士杀死了吗?他本来不是这种因他人的感受而拖泥带水的人,但现在他犹豫了。

    穿着围裙的小实将两份咖喱摆在他们面前,“一条先生,还有海东先生,请慢用。”

    “谢谢。”一条年逾三十但看起来依旧年轻活力,看到他的反应了然地笑了笑,“你知道我为什么相信你吗?”

    海东拿起勺子疑惑地望向他。

    “因为我可以在你身上看到我的影子,你一定也是在追寻着谁吧。”

    咖喱入口,海东差点呛到,剧烈咳嗽起来,难得狼狈的样子幸好没有被士那家伙看到。

    一条关切地给他递了杯水,望着自己面前的咖喱露出了苦涩的笑容:“很遗憾,自从那天以后我也没有见到过雄介他了。不过我相信,他一定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某处,守护着大家的笑容。”

    顺过气的海东原本想提醒对方小心修卡的话,到嘴边却变成了“…这咖喱味道不错。”


    海东在从大修卡手中偷走Diend驱动器之后过了一段时间无法无天的日子,游走于各个世界之中,收集着各种各样珍贵的宝物。他不想再去信任什么,只有猎物到手的那一瞬间才能给他带来一丝的快感。

他很快就有了新的目标,没错,就是大修卡再度制造出来的完成品——Decade腰带。为了防止被偷的事故再次发生,又或者是因为Decade的力量太过危险,大修卡干脆直接制造出了一个改造人来使用腰带。

这个人在他们的灌输下几乎全知全能,拥有无穷无尽的生命,还与腰带完美契合,是用来消灭所有骑士的最好工具。

    海东的第一次失利,也就是出现在这个人身上。

他用调虎离山技成功的引开了守护腰带的大部分修卡,又几枪解决了剩下的人员。而当他终于拿到Decade驱动器的时候,却发现那根本是个赝品。而那人则拿着真正的Decade腰带云淡风轻地出现在他面前,嘲讽之意溢于言表:“我听说溜进来了一只老鼠,原来就是你啊。不过就算你拿到了真的,你也用不了。”

    “你说什么?!”被戏弄激起了海东的愤怒,连变身为Diend后的射击也被那人以人间体的姿态轻而易举地避过。海东逼近到他面前,想要以近身缠斗取胜。那人却早有预谋般,抬手稳稳接住他的攻击,不知什么时候Decade驱动器已经出现在他的腰间,变化由手开始向全身蔓延。

    难看的品红色,虽然采用了类似的设计,但绝对没有他的靛蓝好看。海东暗中做着比较,头脑也稍微冷静了一点,他假面下的脸色在飞快地变化着。直到听到外面的修卡大军去而复返,海东才终于下定决心用invisible脱出重围。

    而那人丝毫没有要阻止他的意思,露出一副看戏的表情站着不动。海东虽然看不到,却隐约觉得那人实际上根本没有看他,被轻视的感觉令人很不爽。

    “首领,刚刚Diend是不是袭击了您…?”干部级的Fangire伯爵看着发呆的Decade大着胆子开口。

    “小偷而已。”门矢士解除变身恢复人类形态,耸肩道。


    从那以后,海东的寻宝之路就变得坎坷起来。

    就算那个叫门矢士的家伙令他难堪过,但如果对方不再与他抢夺宝物,他也能与对方井水不犯河水,保持相安无事。天不如人意,不知道是驱动器太过相似的结果还是什么,跨越世界之后要么他会当场撞见Decade,要么那家伙已经来过并且取走了世界的宝物。

    失去了宝物的世界在他眼中毫无价值,不值得停留。然而,令海东意外的是,门矢士却在一个在他看来普普通通的世界里呆了很久,他仰望着一栋小楼,二楼的房间里有一位少女在弹奏钢琴。

    想要抓住对方弱点的想法驱使着海东,他费了很大的功夫才从几个负责制造decade的干部那里查明了原因。门矢士,这个人类的名字,是他们从那个世界中随便抓了一个普通的青年得来的,他们借用了那个人的身体,制造出了大修卡首领。

    少女的名字叫门矢小夜,是原本的门矢士的妹妹。他们的父母在大火中身亡,剩下兄妹二人相依为命。那天当门矢士外出寻找更广阔的世界后,就再也没有回来过。妹妹小夜便更加内向,将自己封闭在别墅之中一步也不肯离开。

    门矢士将手掌放在别墅的门上,只需要推开它,他就可以重新回到以前的生活…真的吗?

    不,他能感受到世界的排斥。小夜早该发现他的存在的,如果不是那些不可抗力因素的出现,这世界在阻止着他们兄妹相见。

    “就连我的家,都在拒绝我吗?”

    或许他曾经属于这里,但现在这儿不过也只是他旅途中的一站,仅此而已。

    离开那里的门矢士没有多久,就被联合起来的骑士们围攻了——多亏了鸣泷,或者说,该叫他另外一个名字,佐鲁上校。

    佐鲁上校曾经是大修卡组织中一员,也是制造出Diend和Decade的主要干部之一,然而就在完成驱动器后他却突然变脸,觉得这种毁灭的力量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,要求大修卡废除Decade计划,结果当然是不可能的。佐鲁上校便改名为鸣泷,带着穿越世界的力量叛出了大修卡,独自致力于消灭Decade。他知道普通的偷袭根本没办法伤到自己制造出来的完美作品,在只剩下最后九个世界的时候,鸣泷的游说终于起到了效果,为了守护自己的世界,仅存的九位假面骑士决定不惜一切代价,除掉不断毁灭骑士世界的恶魔Decade。

    于是便有了第一次骑士大战。

    空我五代雄介在与Decade的对踢中重伤身亡,而巨大的冲击力却也让Decade驱动器被击碎,分解为了九个并不存在的平行世界。门矢士则失去了记忆,被夏蜜柑捡到并且收留在照相馆内,开始了一段新的旅程。


    再次见面的海东清晰地察觉到了士身上的变化,他变得更爱笑了,会为他人着想,甚至会说出令人感动的话,或许这才是原本的他。但也有一些东西是没办法改变的,比如深入骨髓的傲慢和自大,再比如…

    那家伙似乎失忆了,看上去也似乎和以前有了很大的差别,至少海东从未看到他笑的样子。但出于对这家伙狡猾程度的警惕,海东决定试探他,“士,你还是不爱吃海参吗?”

    “你这家伙…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?”士皱眉。

    “他是士的熟人吗?”夏蜜柑疑惑地问道。

   “不,我不认识这家伙。”

    …“哦,你是说那女人啊,夏蜜瓜?”为了掩盖心中的震惊,海东刻意露出满不在乎的表情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士因为别人如此焦急。

    “是夏蜜柑。”士皱眉纠正。

    “怎么样都可以,那女人就对你这么重要吗?”

    “伙伴这种东西,海东你是不会懂的吧。”

    士想起了小野寺和夏蜜柑义无反顾地挡在他面前的情景,理智让他无法理解这种行为,但在那一刻他的心毫无预兆地波动起来。

    …“我可以把东西给你,但从此以后你要正视我。”…

    …“感谢我吧,能够陪在你身边。”这样,就是你所说的伙伴了吧?…

    …“我说过别去了吧!”

    “…海东,能够托付这些的人,也只有你了。”

    就是因为士说这话时正视着他,他才无论怎样都没办法拒绝啊。


【士海】短打

    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 手术结束没有多久,这个时候他不应该醒着的,但在士踏入房间的瞬间,海东却偏偏睁开了眼睛,然后张开苍白干裂的嘴唇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向他道歉。

    “你没什么好道歉的。”莫名的烦躁在体内肆虐,门矢士强作冷淡地答道,目光只在海东身上停留了一瞬。

    海东盯着士紧绷的脸饶有兴趣的指出,“士,你在担心我呢。”他扬起的嘴角里讥讽和得意并存,又恢复了士所熟知的那个海东。

    “喂,自恋也要有个限度吧。”士略过病床走到窗边,不动声色地避过他直白而又热烈的视线。

    海东移开视线,收起笑容熟练地切换了表情,他天生便有两张面孔,“话说在前面,我可不会感激的。”

    “哼,救你只是因为我有爱心而已,野猫野狗我也会救的。”这才是他了解熟悉的海东,门矢士放松下来,“在伤好之前你就乖乖躺着吧,正好没人妨碍我。”

    没有得到回应,门矢士借着窗户的反光看过去,那双玻璃珠般好看的眼睛已经合上,胸口均匀的起伏着,似乎是睡着了。

    海东也会因为太累而睡着吗?门矢士不想去深究这个问题,他拉上窗帘离开房间后,竟然从内心生出一种落荒而逃的感觉。

    他没有他看起来那么强大,可以做到对一切事情都无动于衷,所以有时候才会选择躲在相机后面对世界。而海东是第一个他无法完全掌控的对象,在他还是大修卡大首领的时候这种感觉让他着迷,而到了现在却越演越烈,到了足够让他因为不明原因而情绪波动的地步。

    在很多次以后,他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这种行为在人类中叫做逃避,而这种情绪波动…人类更倾向于把它定义为爱。


【双鬼】无题

#原著向

#时间线 第十赛季常规赛末尾

    李轩从经理办公室回来,正好撞见吴羽策在走廊上抽烟,黑暗中只见那手上一点明灭。

    李轩走到他旁边,吴羽策也不吃惊,吐出一口浊气,偏头瞥了眼李轩,问:“来一根?”

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 吴羽策掏出烟盒一弹,数根烟从开口滑出。

    李轩接烟点上,动作流畅不见生疏。他不经常抽,也没什么瘾,只是和狐朋狗友厮混的时候学会的。刚刚进入职业联赛时偶尔来上一根缓解焦虑,后来见过的大风大浪多了,也就不需要再用尼古丁来麻痹。

    只是现在么…李轩猛得吸了一口,将叹气的冲动湮灭在喉咙里,让尼古丁占据鼻腔。

    打开的窗户外是城市夜景,两人都望着前方假装在看,但其实谁的心思都不在这里。

    虚空,常规赛第十名,从第四赛季以来第一次无缘季后赛。

    战队成绩不好,队长首当其冲,但队伍里上上下下谁能甘心?

    谁都不甘心!

    只不过不甘心又能怎么样?

    吴羽策掐灭烟头去摸下一根,却被李轩摁住了手。

    “别抽了。”

    李轩嘴里还叼着半截,毫无说服力,见到吴羽策瞥过来,才为了做出表率猛吸一口把烟灭了。

    走廊上没开灯,光线昏暗,再加上半刻的吞云吐雾。吴羽策看不清李轩的表情,抽回手也没再去拿,又把头转了回去。

    那一包烟里剩的不多了。

    虽然李轩也很想抽。

    最后一口烟摩挲过唇舌,缓缓从唇间吐出,李轩咳了声,终于盘算好了如何开口,就被吴羽策制止了。

    唇齿相贴,吴羽策压抑着火气,李轩也没客气,两人短兵相接,交换了一个苦涩的烟草味的吻。